<tt id="r0jlz"></tt><u id="r0jlz"><small id="r0jlz"></small></u>

<u id="r0jlz"><small id="r0jlz"></small></u>

<b id="r0jlz"><small id="r0jlz"></small></b>
文化頻道 > 文化滾動

四百年前,暢銷書作家是怎么“打擊盜版”的?

作者: 耿娟 來源: 中新網
2019-10-12 10:05 
分享

在四百年前,有一位理念超前的“奇人”:他是知名暢銷書作家、是出版社老板、是編劇兼導演、戲劇理論家、美食家、園林家、養生達人……

他寫下的《笠翁對韻》是兒童熟悉對仗、用韻、組織詞語的啟蒙讀物;《閑情偶寄》被林語堂稱作“中國人生活藝術的袖珍指南”;他支持出版的《芥子園畫譜》被齊白石等畫家視為經典教材,流傳至今。

更有趣的是,他還是古代率先向盜版開戰的文人,四百年前,他用實際行動堅決捍衛自己的著作權,誓要與盜印者“決一死戰”。他是誰?他又是怎么做的?

一個暢銷書作家的誕生

1611年,李漁出生,同很多天才的開頭一樣,他從小就聰慧無比,四書五經過目不忘、十來歲便能賦詩作文、下筆千言。

24歲那年,李漁考中了秀才,但4年以后,他再赴杭州參加鄉試卻不幸落第,復讀了兩年再考還是不中,想到在而立之年一事無成,他就傷心不已。

就在他埋頭復習考試的那幾年,明朝已經在風雨飄搖之中,李漁感到仕途抱負實現無果,于是便決定放棄,選擇在隱居在浙江蘭溪夏李村等待,后來,他又舉家搬到省城杭州,做了一名“杭漂”,而他轟轟烈烈的后半生,此刻才剛剛開始:

明清時期,戲曲藝術極為發達,人們熱愛看戲,戲樓戲班也對劇本有著大量的需求,李漁瞅準了這個機會,便打算“賣賦以糊其口”,也就是俗話說的“賣文為生”,成了一位“自由撰稿人”。

在中國古代有很多文采斐然的大家,但很少有人真正完全靠著寫作維持生計,李漁敢做,而且他真的是把自由撰稿人做到頂尖兒的代表。

李漁從小熟讀經典、精通音律,又思想敏銳、敢說敢做,寫起戲自然是來得心應手,在旺盛的創作精力下,他先后寫出《憐香伴》《風箏誤》《意中緣》《玉搔頭》等戲劇,往往十幾天就能寫出一部。他的作品新奇有趣、富有娛樂性,即便寫男女談情說愛,故事也比其他人精彩許多。

李漁的作品被當時的許多文人所不齒,認為不能登入大雅之堂,但在市場上,他的書往往一經問世就被搶購一空,甚至寫到一半就被拿去拍,被當時的戲劇界推為“所制詞曲,為本朝(清朝)第一”。直到今天,許多劇目還以多種形式反復上演。

在國內火爆的同時,李漁作品也早早走出了國門,日本學者青木正兒就曾在《中國近世戲曲史》中提道:“德川時代之人,茍言及中國戲曲,無不立舉湖上笠翁者。”

打擊盜版:“誓當決一死戰”

隨著戲劇和小說作品的火爆,李漁的“湖上笠翁”逐漸成了家喻戶曉的名字,但盜版的煩惱也隨之而來。

一些盜印者是守著李漁的新書一到,便自己在家里大量翻印、銷往市場;還有一些不良書商更甚,趁李漁沒有更新時便找來許多無名書稿,直接冒充“湖上笠翁”的名字擺上書攤。

辛辛苦苦寫書養活一個大家庭的李漁,自然不甘心被他人竊取勞動成果,他四處奔走,與人打官司,清初,朝廷管理蘇州、松江兩府的機構稱蘇松道,他通過關系找到蘇松道臺孫丕承那里告狀,終于查處了一起嚴重盜版事件。

那時,金陵城的盜版現象猖獗,李漁便決心搬到金陵,他在那里建立了一個自己的書屋,名為“芥子園”,決定“自產自銷”——自己寫書、自己刻書出版、自己賣書,最大程度地減少盜版給自己帶來的損失。

他給每本書都印上自己精心設計雕刻的“芥子園”印章商標,作為李漁正版新作的標記。

除了打官司、印商標,李漁還在自己的書里嚴詞警告不法書商:自己的書嚴禁盜版翻印,如果仍有人“或照式刊行,或增減一二,或稍變其形”,就是“以他人之功冒為己有,食其利而抹煞其名者,此即中山狼之流亞也”。

可以說,李漁是最早有版權意識的古代文人之一,他非常堅決地捍衛自己的著作權:“至于倚富恃強,翻刻&lsquo;湖上笠翁&rsquo;之書者,六合以內不知凡幾,我耕彼食,情何以堪?誓當決一死戰,布告當事。”

愛玩會玩的生活家

沒想到的是,本意在金陵城打擊盜版的李漁,又開始了一段輝煌的文化產業:

在芥子園書鋪,他不斷精進印刷技術,除了印刷自己的作品,還重新審定編輯了很多名著,如“明代四大奇書”:《三國演義》、《水滸全傳》、《西游記》、《金瓶梅》。

他還根據讀者需求推出一系列插圖本、袖珍本,后來“芥子園”書鋪屢經轉手,但由李漁開創的傳統一直保持著,讓芥子園成為清朝出版業的著名品牌,沿襲二百多年。

由芥子園書鋪出品的最知名圖書,還要數《芥子園畫譜》。許多成名的藝術家都是從此入門,齊白石曾在自述中說,自己二十歲跟著師傅做活時發現了這本畫譜,“好像是撿到了一件寶貝”,他借來一幅一幅地勾影,足足畫了半年,最后釘了16本。

多才多藝的李漁,除了身兼作家、商人、編劇,還是個“導演”,是個愛玩會玩的生活家。

李漁向來對戲劇情有獨鐘,而且對戲劇理論相當有見解,他經常擔任教習和導演,自導自編了很多精彩劇目。

56歲那年,李漁應朋友之邀出門遠游,先后于山西臨汾、甘肅蘭州幸獲貴人相贈的喬、王二姬。二姬頗具戲劇天賦,李漁如獲至寶,他當起編劇、導演、經紀人,組織家庭戲班開展“全國巡回演唱會”,“全國九州,歷其六七”,每到一處,都會受到當地名流的熱烈歡迎。

在李漁六十歲那年,《閑情偶寄》問世,這是一部關于戲曲藝術以及生活美學的作品,內容涵蓋園林設計、室內裝飾、梳妝粉黛、烹調藝術、居室器玩、如何消愁解悶、如何養生、防治疾病等方方面面……

《閑情偶寄》以“生活”為主題,李漁把日常生活中的閑情瑣碎搬進書本,對一草一木皆有感情,作家林語堂說,這本書是“中國人生活藝術的袖珍指南”。

在風雨飄搖的年代,李漁仍存有最天真的童趣,他在《笠翁對韻》中用美好的韻律寫下了世間萬物:“天對地,雨對風。大陸對長空。山花對海樹,赤日對蒼穹。雷隱隱,霧蒙蒙……”

可惜的是,就在李漁的事業正紅火之時,一場變故發生了,公元1672、1673年,他心愛的喬、王二姬因病先后辭世,李漁傷心欲絕,寫下《斷腸詩二十首哭亡姬喬氏》《重過江州,悼亡姬,呈江念鞠太守》《喬復生王再來二姬合傳》哭悼,此后,李氏家班再不復往日輝煌。

公元1680年正月十三,古稀之年的李漁于貧病中逝世。后世對他的評價有多種樣貌,但大家都必須得承認,這位瀟灑又有才的奇人,為中國的文化事業留下了燦爛的一筆。(完)

分享
分享到新浪微博
分享到微信
中國日報網版權說明:凡注明來源為“中國日報網:XXX(署名)”,除與中國日報網簽署內容授權協議的網站外,其他任何網站或單位未經允許禁止轉載、使用,違者必究。如需使用,請與010-84883777聯系;凡本網注明“來源:XXX(非中國日報網)”的作品,均轉載自其它媒體,目的在于傳播更多信息,其他媒體如需轉載,請與稿件來源方聯系,如產生任何問題與本網無關。
版權保護:本網登載的內容(包括文字、圖片、多媒體資訊等)版權屬中國日報網(中報國際文化傳媒(北京)有限公司)獨家所有使用。 未經中國日報網事先協議授權,禁止轉載使用。給中國日報網提意見:cdoffice@chinadaily.com.cn
中文 | English
小色妹