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tt id="r0jlz"></tt><u id="r0jlz"><small id="r0jlz"></small></u>

<u id="r0jlz"><small id="r0jlz"></small></u>

<b id="r0jlz"><small id="r0jlz"></small></b>
文化頻道 > 文化滾動

解讀《我和我的祖國》:小人物大事件同樣溫暖人心

作者: 倪自放 來源: 中國網
2019-10-12 09:13 
分享

原標題:解讀《我和我的祖國》:小人物大事件同樣溫暖人心

截至目前,獻禮新中國成立70周年的電影《我和我的祖國》票房已經超過24億元,豆瓣8分的高評價,證明了影片堪稱口碑和票房雙贏的主旋律商業大片。

《我和我的祖國》由七個篇章組成,七位導演分別取材新中國成立70周年以來經歷的歷史性經典瞬間。影片公映后,影迷們關于影片七個篇章優劣的評價很多。筆者逐章解讀《我和我的祖國》的幾個故事,可以發現,被高度評價的《奪冠》《北京你好》《相遇》段落激動人心,被評價故事略生硬的《白晝流星》,也有現實依據。七個篇章的故事同樣講述大事件里的小人物,同樣溫暖人心。

齊魯晚報·齊魯壹點記者 倪自放

“有相遇沒相聚”

的愛情感人至深

《我和我的祖國》的創作主題可以概括為“歷史瞬間、全民記憶、迎頭相撞”:《前夜》——1949年10月1日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;《相遇》——1964年10月16日中國第一顆原子彈爆炸成功;《奪冠》——1984年8月8日中國女排奧運會奪冠,首獲世界大賽三連冠;《回歸》——1997年7月1日香港回歸;《北京你好》——2008年8月8日北京奧運會開幕;《白晝流星》——2016年11月18日神舟十一號飛船返回艙成功著陸;《護航》——2015年9月3日天安門閱兵,2017年7月30日朱日和閱兵。

在筆者的排名里,《相遇》《北京你好》位居前列。《相遇》以1964年我國第一顆原子彈爆炸為背景,講述了國防科技戰線的科研工作者高遠的愛情故事。由于原子彈研發工作保密度極高,同事之間也互不知姓名,他三年未與家人聯系,后來因病離崗,在公交車上偶遇曾經的戀人方敏。在國家大愛和情侶小愛之間,那一代科研工作者紛紛選擇了前者,于是人生從此只有相遇,沒有相聚。

《相遇》中,大段的獨白很具表現力,也凸顯了演員能力,當然,這樣的表現方式“話劇味”還是重了些,作為電影篇章影像的力量,并非最佳。以“電影故事”的角度評述,葛優領銜的《北京你好》更勝一籌。《北京你好》充滿了生活情趣,葛優飾演的北京出租車司機因為一張北京奧運會開幕式門票,意外與一個在地震中失去父親的四川孩子成為一對“歡喜冤家”。短短二十多分鐘時間里,故事的承轉起合非常完整,形成一個完美的閉環故事。

但不管怎樣,《我和我的祖國》的這些瞬間,皆符合小人物與大事件“迎頭相撞”的設置,也同樣溫暖人心:難忘記,《相遇》里張譯飾演的科研工作者與他們的家人,是無數國防科技戰線上的無名英雄和他們家人的縮影;真感人,《奪冠》里冬冬的故事,使他成為中國女排奪冠時刻“萬人空巷”歷史的見證人;令人淚目,《回歸》里普通升旗手和警察向國旗敬禮的場景;令人唏噓和敬佩的,是《護航》里女飛行員的颯爽英姿和犧牲精神;深情回望,《前夜》里新中國首次電動升旗的場景;歡喜冤家,則是《北京你好》里的葛優和汶川地震孤兒。

《白晝流星》不違背

事實很有溫度

在《我和我的祖國》里,陳凱歌執導的《白晝流星》,以大氣魄、大情懷真實還原2016年11月18日,神舟十一號飛船返回艙成功著陸的壯闊場面。影片將鏡頭對準劉昊然和陳飛宇飾演的一對少年流浪兄弟,迷茫落魄的二人在遇到田壯壯飾演的退休扶貧辦主任后,生活悄然發生了變化,更見證了神舟十一號飛船成功著陸這一重大歷史瞬間,見到了草原寓言中的“白晝流星”,內心受到了極大沖擊和洗禮。

這一篇章被部分影迷認為完成度不高,這些評論認為,《白晝流星》在邏輯上有一些“硬傷”,比如,神舟飛船返回艙這樣的大事件里,兩個流浪漢如何能靠近?

在筆者看來,電影畢竟是藝術作品,需要藝術的創作。影片《我和我的祖國》是有真實的歷史背景的電影作品,《白晝流星》篇章在盡力還原一些現場,比如,陳凱歌邀請到當時的航天員參與電影拍攝。片中為兩位開啟艙門的開艙手,現實中曾為多個返回艙開啟艙門,其他參演的航天工作人員也都參與了當年的搜索工作。不僅如此,劇組更做到了道具真實,不僅特種車輛、返回艙降落傘是當時的實物,連片中兩位航天員的宇航服亦是當年穿過的。

神舟飛船返回艙著陸的場景,普通的當地牧民能看到嗎?神舟十一號飛船返回艙成功著陸時未見相關報道,但神舟十號飛船返回艙著陸時,新華網有過《牧民與神舟飛船“親密接觸”:曾交還返回艙降落傘》的公開報道,講述了與影片中類似的情節,雖細節不盡相同,但作為藝術作品的電影講述兩個流浪兒目睹飛船返回艙的情節,并非生搬硬套。

根植于現實時間的《白晝流星》篇章,不僅不生硬,而且帶有陳凱歌導演擅長的抒情風格與意蘊。這一篇章從“天·地·人”三個維度展開故事鋪陳,“天”是神舟十一號飛船,“地”是飛船著陸的祖國邊陲,“人”是田壯壯飾演的扶貧干部和這對流浪兄弟,也是無數扶貧干部和貧困少年的縮影,少年們被改變的不只有生存狀態,還有精神狀態。與《我和我的祖國》其他篇章一樣,《白晝流星》也是講述了“天地”大事件中普通人的生活景況,勾連全民的共同記憶。這樣的主旋律很有溫度,也很深情。

分享
分享到新浪微博
分享到微信
中國日報網版權說明:凡注明來源為“中國日報網:XXX(署名)”,除與中國日報網簽署內容授權協議的網站外,其他任何網站或單位未經允許禁止轉載、使用,違者必究。如需使用,請與010-84883777聯系;凡本網注明“來源:XXX(非中國日報網)”的作品,均轉載自其它媒體,目的在于傳播更多信息,其他媒體如需轉載,請與稿件來源方聯系,如產生任何問題與本網無關。
版權保護:本網登載的內容(包括文字、圖片、多媒體資訊等)版權屬中國日報網(中報國際文化傳媒(北京)有限公司)獨家所有使用。 未經中國日報網事先協議授權,禁止轉載使用。給中國日報網提意見:cdoffice@chinadaily.com.cn
中文 | English
小色妹